罕見!年輕媽媽肺腺癌轉移卵巢 ALK標靶治療控制喜伴兒

(2020-06-19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報導)

現年42歲的陳女士彈奏鋼琴,譜寫生命樂章。她八年檢查發現卵巢有10公分大的腫瘤,病理報告顯示肺腺癌轉移,是罕見肺癌轉移至卵巢的患者,且也轉移至腦部。當時陳女士的基因檢測發現ALK基因突變,但當時無適合的標靶,只能先化療。所幸,後來加入「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的臨床試驗,迄今用藥已過了五個年頭,能繼續陪伴孩童成長。

罕見ALK基因突變肺癌治療 健保與國際指引同步接軌

肺癌長年居死亡率排行榜,且6成患者多晚期,台灣肺癌學會理事長陳育民教授表示, 肺癌依照細胞型態可分為小細胞肺癌與非小細胞肺癌,因此治療依照細胞型態與基因變異決定,其中非小細胞肺癌在台人常見的突變基因為EGFR,已有許多標靶藥物可選擇。

陳育民進一步指出,在EGFR無突變的族群,若為ALK基因突變的患者,健保署也已給付三種ALK抑制劑作為ALK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於第一線治療使用,與國際治療指引同步接軌。

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用於第一線 有助提升五年存活率

台灣胸腔暨重症加護醫學會秘書長王金洲醫師表示,今(2020)年6月的美國癌症年會報告,長期追蹤結果顯示,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用於第一線治療,其五年存活率可達62.5%,對照接受第一代ALK 陽性抑制劑的患者,五年整體存活率僅45.5%,顯著改善患者整體存活期。且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的無疾病惡化存活期達34.8個月,也更能幫助控制肺癌,減少因為抗藥性而惡化的風險。

晚期肺癌患者最怕腦轉移,王金洲醫師提及,即使對於初診斷時就發生腦轉移的患者,試驗結果亦顯示使用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對於腦轉移患者較第一代佳。因此,去(2019)年12月健保署放寬「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給付規範至第一線,醫師建議,只要基因檢測確認ALK陽性之晚期非小細胞肺癌,應優先使用「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

腦瘤後又肺腺癌腦轉移 標靶治療助控制

63歲樓先生在多年前罹患腦瘤,接受手術後,近三年又發現口語表達能力日漸不佳,本以為是腦部曾開刀導致逐漸失能,後因久咳未癒,檢查才發現是肺癌轉移腦部,面臨罹患腦瘤又遭逢肺癌腦轉移的雙重打擊,所幸在醫師診治下,藉由基因檢測發現ALK基因變異為陽性,而開始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的治療,迄今已超過兩年。

診治樓先生的台北慈濟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黃俊耀表示,ALK陽性肺腺癌的治療,過去只能化療,自2009年開始有第一代ALK陽性抑制劑,肺腺癌的治療上才有新進展,但由於第一代標靶對腦轉移的預防、轉移效果有待提升,而後有第二代ALK陽性抑制劑,甚至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他提到,對比三者的用藥經驗,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效果不錯,在治療建議上是病人的首選藥物,不僅對腦轉移的控制效果好,甚至預防之後產生腦轉移的風險也明顯。

診治陳小姐的台大醫院胸腔內科主治醫師廖唯昱則說,肺腺癌ALK陽性的患者,治療不錯仍活超過5年機率很大,陳小姐治療已逾8年他也不感意外,不過仍呼籲有家族史等高風險患者,應定期低劑量電腦斷層檢測,及早發現治療。

精準醫學持續突破 為罕見肺癌患者帶出曙光

台灣臨床腫瘤醫學會理事長賴俊良理事長指出,台人常見的肺癌突變基因為EGFR,在第三代EGFR抑制劑治療下,存活期可超過三年,至於罕見的ALK突變肺癌,資料顯示新一代ALK陽性抑制劑的治療下存活期更可超過五年,再次顯示基因檢測對於患者治療選擇及預後的重要性。

陳育民理事長(中)指出,在EGFR無突變的族群,若為ALK基因突變的患者,健保署也已給付三種ALK抑制劑作為ALK基因突變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於第一線治療使用,與國際治療指引同步接軌。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