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沒人想去的地方:樹木希林離世前的最後採訪

(2020-05-29 采實文化出版)
采實文化出版/走在,沒人想去的地方:樹木希林離世前的最後採訪

這是,樹木希林臨終前的最後遺言;

這是,她面對人生最後一次採訪最誠實的自白;

裡頭,不是只有佳話,

有身為演員的任性;有身為母親的糟糕,

樹木女士打算毫不保留地說出一切……

★樹木希林離世半年前,長達七小時的最後一次採訪。

★女兒內田也哉子小姐首次談及母親臨終前的日子。

本書是樹木希林接受朝日新聞連載文章的訪談,也是她離世前,接受媒體採訪的最後一次長談。

當採訪看似一切順利進行著時,樹木希林突然從包包拿出一張照片,那是她前幾天才剛到醫院拍攝的斷層掃描照片,照片上布滿驚人的黑點,證明了癌細胞已蔓延到了她的全身,記者瞬間無語,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日無多的她,此時嚴肅的對著採訪者說:

「現在,就來聊聊,我今天最想說的話吧!

我只能活到年底。就因為知道可以活多久,我今天才到這裡來。

聽到這件事,如果你們完全不改變採訪的態度……

不去思考身為一個人,該觀察什麼,

之後的採訪也無法更加深入,很抱歉,我真的無法接受。」   

這段話讓最初設定好的訪談稿與內容徹底翻覆……,在這最後一次的訪談裡, 站在生死邊緣的她,把這當作是自己的遺言,是一場真實面對自己的自白:

◎你以為她謙沖自牧,但她說:

「我剛出道成為女演員時最自以為是,甚至還會若無其事地說出足以讓對方一蹶不振的話。……我曾對著向田邦子女士說:「妳只要快點寫出一個普通的故事就好,剩下的我們會自己想辦法。」

◎你以為她以身為演員為使命,但她說:

「我並非為了演戲而活……我沒有特別想演什麼角色,也不覺得非怎麼演不可。……不管是什麼我都拍……一想到可以償還大筆貸款,不管是什麼工作,我都會說,好的,沒問題。」

◎你以為她的愛很包容,但她說:

「我和先生結婚四十幾年,但相處時間全部加起來不到三個月。不過,這也夠了,不只是他,我也覺得夠了。」

本書完整談論了樹木希林的工作態度、婚姻生活、養育子女的方法,以及疾病和生死觀等話題。她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和我們所認知的典範人物大相徑庭。

走在一條人想去的路上,

這樣的樹木希林,有點危險、有點叛逆、卻又如此真誠。

正如同她的女兒內田也哉子所言:

「本書並非佳話,因為裡頭也寫了一些糟糕的故事,但母親終究徹底地活出了她自己……」

(訪者):能夠走在只有自己獨自一人的路上,真是太厲害了。

        是這樣嗎?

(訪者):能夠走在沒人想去的地方,是一件無比堅強的事。

        或許真的是這樣,但即便這麼做,我也不曾感到孤獨呢!(樹木希林)

 【特別收錄】

樹木希林曾在訪問中談到,自己對親密的人,會刻意保持一種距離感。在如此與眾不同的家庭觀及育兒觀下成長的女兒,又是如何看待這個受到眾人喜愛卻又刻意疏離自己的母親呢?

本書特別收錄作家女兒內田也哉子其成長歷程的真實心聲,以及母親臨終前的最後照護,讓讀者能從不同角度觀看樹木希林的一生。

作者簡介:

木希林

演員。一九四三年生於日本東京都。二○一八年九月十五日辭世,享壽七十五歲。一九六一年進入文學座附屬戲劇研究所,以「悠木千帆」為藝名,一九六四年演出由森繁久彌主演的電視劇《七個孫子》,而後又參與《時間到了唷》、《寺內貫太郎一家》、《夢千代日記》等劇的演出。曾拍攝富士軟片、味之素等電視廣告。

一九七七年改名為「樹木希林」。二○○○年之後,電影的演出逐漸增加,作品包括《橫山家之味》、《我的母親手記》(獲頒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女演員)、《戀戀銅鑼燒》、《小偷家族》等。二○○八年獲頒紫綬褒章,二○一四年獲頒旭日小綬章。二○○三年因視網膜剝離,左眼完全失明,二○○五年因罹患乳癌,右乳完全切除,二○一三年宣布癌細胞已蔓延全身。長女為作家內田也哉子,女婿為演員本木雅弘,丈夫為搖滾歌手內田裕也(二○一九年三月十七日去世。)

石飛德樹(採訪者)

朝日新聞編輯委員。一九六○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市。神戶大學法學院畢業。一九八四年進入朝日新聞社。歷經校閱部、前橋分局等,目前於文化生活報導部負責電影新聞。著作與參與編輯的書籍包括《在名古屋寫的影評一五○部》(德間書店)、《再次寫信給你  追憶  高倉健》(朝日新聞出版)。此外,也在「電影旬報」、「電影藝術」等電影雜誌中撰寫文章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