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簡哲學 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

(2020-03-16 圓神出版社)
圓神出版社/人生就求一次如魚得水:紐約金獎插畫家的自由生活提案

在長期的旅遊人生中,我不斷被訓練一項技能:捨棄不必要的事物。

這實在是被迫練就的能力。剛開始旅行時,我們並沒有想要像刻苦的背包客,背個七公斤的行李走天下。我們還是想要有一定的質感生活,不用三件T-shirt天天洗、交替著穿,我還是希望總是有茶可以喝,還是想到哪裡都能做點瑜珈。比起背包客式的窮遊各地,我們想要做的是「到各地生活」。但才第一個月我們就發現,即使我們盡量不趕行程,一個國家如果要不虛此行的話,還是得跑三個地方以上,就算一個城市住一個禮拜,拖著兩個大行李箱加兩個大背包還是非常惱人(好吧,我客氣了,其實一開始行李箱還是超重的。)

旅行過程中,我至少捐了兩次舊衣回收。在家打包的時候都覺得「這件也可以帶啊」,每一件好像都會有適合穿出場的機會,但上路後卻常常發現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衣服有穿到,這些「以備不時之需」最後都成為從A點移動到B點時的負擔、成為入住沒有電梯的Airbnb時的重力訓練、成為在巴士上的腿上壓力。

於是我會像找亞洲超市那樣,渴求般地找收舊衣的二手衣店,在清出六公斤的衣服以及把瑜珈墊送人後大鬆一口氣,同時想著:「我當初為什麼要帶這麼多東西呢?傻了嗎?」

在不得不丟過幾次東西後,我對於購買新物品變得十分挑剔,如果不是到了有「命定感」的程度,我寧可不買。我不喜歡擁有了卻用不上的情況發生,我不喜歡堆積多餘的東西,我希望我的所有物裡沒有冗員,我甚至開始對收到禮物感到困擾。

在有限的資源裡,我不再著重於金錢,雖然金錢確實也是有限的,但更明顯的有限資源是空間—我的行李箱就這麼大,廉航不用加價的重量限制就這麼多。

將空間視為有限資源

如果是住在家中的人,很容易忽略空間是個有限資源的事實,便會做出「這個商品在特價中,先買再說」「滿千免運,再看看還有沒有什麼要加購」這樣的決定。於是家就成了一個吞噬與堆積物品的場所,東西多了,空間也跟著亂了。「上次買的梳子不知道放哪去了,再買一把好了。」—將有限的空間當做無限來使用,堆積雜物是必然的結果。

我爸媽非常不擅長丟東西,他們覺得東西還好好的就不要丟,或是只壞一點點還可以用,但同時也因為不擅長整理,或是腦波太弱容易購物,家裡經常堆積過多且用不上的物品,例如飯匙,我們家居然就有七、八支。成長在這樣的家庭文化下,我原先也很不擅長丟東西,但長期的游牧生活確確實實地重整了我的思維模式:有限的資源是空間而不是金錢。

思維改變下造成的決策改變,原先可能是「這衣服好划算,而且可以搭我那件褲子,買」,變成「女人的衣櫃不是永遠少一件衣服,我的扣打就是三十件,如果這件要買,我得從衣櫃捨棄一件擠出空間來」。改為將空間視為有限資源後,消費的決定會變得更謹慎,想要增加的物品得確實有資格進入我的空間才能放行。雖然最初不是抱著金錢有限,不能亂花的想法,實際做出的行為卻是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支出,花出的錢更確實地在刀口上。

極簡哲學的實行不是勉強自己降低物欲,而是對於「有限資源」的認知改變後,自然而然發生的變化。

往往在比較極端的情況下,人們才會察覺什麼是重要的。在游牧生活中學到的極簡哲學,不只體現在物質上,因為極簡的概念不只是「東西的減少」,也可適用於其他生活層面。例如說,另一個也常常被錯認為無限的資源:時間。

極簡的概念可以幫助你釐清重要的事

當開始認知到這樣的資源也是有限的時候,決策也會隨之變化。這又是個旅遊中特別顯著的稀缺資源—如果你只能在這個城市待五天,接著又要移動到下個城市,而這樣的生活模式又是一個長期的進行式,那你每一天都會好好規畫。我們會謹慎安排想去走走的景點,不會每個點都踩,因為精力與能量也是有限的;工作時間也一樣,效益不高的工作會被優先捨棄,因為用在上面的時間,其機會成本便是做其他效益更高的工作,甚至是我們的旅遊行程。在旅遊初期我們還有進行當地插畫家的採訪,但在「有限的時間」這件事越來越不容忽視的情況下,我們只能做出取捨。

極簡的概念也可以幫助你釐清重要的事。很多事情其實沒有你以為得這麼複雜,一次一次抽絲剝繭地問「為什麼」,可以帶你抵達剔除雜訊後的核心。

以我們的婚禮為例,因為我跟Ricardo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沒有理所當然的「拍婚紗」「買餅」之類的習俗,我們有幸重新思考、設計適合我們的婚禮。而這些是我們問自己的為什麼:

1.為什麼要辦婚禮?

因為我想跟親友宣布結婚這個消息並且一起慶祝。

2.怎樣才算得上一起慶祝?

我想要有個正式、神聖的成婚儀式,然後親友們可以同歡。

3.怎樣的準備才能夠達到「讓親友同歡」?

美食、美酒、音樂。

4.怎樣的儀式才算正式、神聖?

……

一直問下去,發現我們沒有遵循任何一項傳統婚禮的繁文縟節或是花式排場,因為它們都不是最重要的。最後只花了兩個禮拜,用了不到兩千美金,獲得了朋友們各種前置幫忙與美食支援,是最樸實但也最溫馨感人的美好婚禮。

當雜訊都被移除之後,你才能聽到訊息。極簡的哲學不是擁有很少的東西,更關鍵的是透過簡化的過程,凸顯出你將什麼視為有價值,換句話說,即是什麼之於你是重要的。

當你習慣只將資源用在值得的事物上,而不是浪費在瑣碎的事物上,你能最有效率地達到令你滿意的平衡。這些我也都還在練習。

再舉個和衣服相關的例子吧,在尋找穿衣風格的過程中,若想達到「沒有個人風格」,那就是現在流行什麼就買什麼,什麼風格都有一點,什麼都不捨棄。反之,如果能乾脆地捨棄共鳴感不那麼強的、不那麼適合自己的,很快地,你就能趨近「你的風格」。

我們開始旅行後,連電話號碼也捨棄了。因為每到一個國家就買一張sim卡很不實際,這樣我們會累積一堆sim卡,而且真正使用到的機會也不多。我們只需要網路,但所有需要網路的情況都可以在有Wifi的airbnb 就先處理好,先載好地圖、查好餐廳、跟對方聯繫好時間和地點。如果真的在半路需要網路,我們就會去找麥當勞跟星巴克。

目前我已經有兩年沒有手機號碼了。

當認知到時間有限,你不會想花大量的時間在無意義的事情上。

當認知到心智有限,你不會想留著負面的惱人情緒與念頭。

當認知到一切都是有限的,你會開始珍惜自己,「我如果渴求什麼,我就得正視它」。

如果你是還沒找到想做的事的人,或是默默找到了但一直以各種理由無視的人,請試著改變你對「有限資源」的認知,以極簡的精神好好替自己去蕪存菁一下。

你的心智、時間、人生就像你的房間,這個空間是有限的,若想布置成令你心曠神怡的樣貌,你不能什麼雜物都留,你只能留下最重要的。

如果你思考這個東西該捨或該留,你可以開始提問:「它的存在意義是什麼?」「它是否有服務到我?」

當你捨棄不適用於你的瑣碎事物後,這個空間原來該有的樣貌才能呈現,而你原來該有的樣貌也會呈現。

作者介紹:

Cinyee Chiu

自由插畫家、繪本作家及插畫家。

畢業於美國馬里蘭藝術學院插畫應用研究所,與先生世界旅行一年半後,目前定居哥倫比亞。

2018年曾入圍世界插畫獎,同年更獲得紐約插畫家協會60屆廣告類金獎,並為第29屆金曲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入圍影片繪製插畫。

著有繪本《青春之石》。

臉書請搜尋:Cinyee Chiu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