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會改變基因 研究:增酒精渴望

(2019-02-17 健康醫療網/記者蔡岳宏外電報導)
羅格斯大學和耶魯大學醫學院聯合團隊發現,酒精成癮者體內兩基因PER2和POMC表現降低,且這些受試者經測試後,與對酒渴望上升相關。

酗酒可能改變基因表現,讓酒癮者更加墮落!羅格斯大學和耶魯大學醫學院聯合團隊發現,酒精成癮者體內兩基因PER2period circadian regulator 2)和POMCproopiomelanocortin)表現降低,且這些受試者經測試後,與對酒渴望上升相關。

酒精成癮性強 年死300多萬人

羅格斯大學新布朗斯維克分校特聘教授迪帕克K.薩卡向《Medical X Press》表示,團隊發現喝酒量大的人可能會改變自身DNA,使他們更渴望酗酒。這有助於解釋為什麼酒精成癮性如此強烈,未來能提供酗酒新療法,或防止風險人士成癮。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報告,2016年有300多萬人因酒精濫用而死亡,佔全球全球死亡人數5%,其中超過四分之三是男性,酒精濫用也造成全球5.1%疾病和傷害事件。

不改變基因密碼 表觀遺傳影響表現

已知在不改變DNA密碼情況下,生命能透過化學性修飾機制改變基因表現,這種現象又稱為「表觀遺傳」(epigenetic),如人體每個細胞都有同樣DNA藍圖,卻有各器官不同細胞的差異。此遺傳變異甚至能傳遞給下一代。

由於表觀遺傳常對基因表現造成長期影響,團隊假設喝酒能透過表觀遺傳,長期性改變特定基因表現,進而增加對酒渴望。因此,團隊重點關注兩個與控制飲酒行為有關的基因,PER2會影響生理時間,另一POMC則調節壓力反應。

喝酒改變基因 增加飲酒渴望

比較中度,狂飲和重度飲酒者後發現,這兩基因在狂飲和重度飲酒者中,受酒精影響產生甲基化,該基因表現量減少,或基因製造蛋白質速度變慢。此外,這些變化隨著酒精攝入量的增加而遞增,呈現劑量關係。

此外,在酒精測試中,飲酒者觀看了有壓力、正常或酒精相關的3種圖片,團隊還向他們展示了罐裝啤酒,更允許他們隨後品嚐,評估了受試者喝酒的動機。結果顯示,酒精引起的基因改變與酒癮有關。

針對研究未來應用,薩卡指出,「研究結果有助於找出評估酒癮風險的生物標記,如蛋白質或修飾基因,可以預測個體酗酒風險。」

 

參考資料:

1. Heavy drinking may change DNA, leading to increased craving for alcohol.

2. Omkaram Gangisetty et al, Hypermethylation of Proopiomelanocortin and Period 2 Genes in Blood Are Associated with Greater Subjective and Behavioral Motivation for Alcohol in Humans, Alcoholism: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 (2018). DOI: 10.1111/acer.13932.


健康醫療網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