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滋不可怕 承受污名與背負歧視才沈重

(2018-06-29 健康醫療網/記者林怡亭報導)
愛滋不可怕 承受污名與背負歧視才沈重

愛滋三零目標:零感染、零死亡、零歧視

目前愛滋的診斷、治療都不困難,並且有多種的預防方式,但是消除歧視卻是十分困難,尤其當感染者曾經在醫療機構受到拒絕後,往後就醫都會變得提心吊膽,便會影響到醫師與患者之間的互信關係。衛福部疾管署羅一鈞副署長表示,在聯合國愛滋病規劃署的「愛滋三零目標」:零感染、零死亡、零歧視中,歧視是最難以測量的指標。

台灣篩檢率低 恐與污名、壓力有關

愛滋感染者權益促進會透過國際組織所開發的研究工具,共訪談全台842位感染者,以了解台灣愛滋汙名現況。研究團隊成員之一的林口長庚感染科陳南伃主治醫師提到,針對聯合國希望達成的90-90-90目標中,台灣前兩項都需要再多著力,特別是第一項「透過篩檢使90%的人了解感染狀況」,台灣目前僅達成79%,成效不足的主因與感染者可能承受的社會汙名與心理壓力息息相關。

一成愛滋感染者 未經同意遭醫療人員洩漏身份

研究顯示,在過去一年內,曾有7.3%感染者在就醫時遭到拒絕,也有10.6%感染者在未經同意的情形下,曾遭到醫療人員洩露身份,這樣未經同意的告知,更可能使得感染者受到家人、伴侶、朋友、雇主的歧視比例偏高。

只要穩定服藥 一般社交生活沒問題

感染者家屬霖霖媽說,當初自己剛知道孩子感染愛滋時也不能諒解,在霖霖提出和他一起去衛生局尋求協助時,曾斷然拒絕,而當時霖霖痛苦地說「為什麼妳都不幫我」的情景,一直到現在都仍迴轉在腦海中。

甚至霖霖的姊姊知情後,便要求媽媽要將衣物分開,也提醒哥哥不要把小孩帶回家中,但霖霖媽說她看到霖霖改變了生活作息,試圖把自己變得更好,讓她也覺得自己應該多了解這個疾病,才知道其實只要穩定服藥,讓體內病毒量下降,就不會經過體液血液傳染,一般的社交生活更是完全沒問題。

過度的恐懼與排斥 才是真正可怕

這讓霖霖媽驚覺真正可怕的並不是愛滋,而是像她曾經那樣過度的恐懼與排斥。現在她能做的就是陪在霖霖身邊,讓他感受到家人愛的關懷,霖霖媽也希望更多的感染者家屬能和感染者站在同一陣線,幫他們做好心理建設,只要繼續生活下去,沒有過不去的關卡。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