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龍駿 醫師(院長)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專科醫師
中華針灸醫學會針灸專科醫師
台灣針刀醫學會專科醫師
美國不孕症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婦女尿失禁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周產期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超音波醫學會會員
衛生署優生保健指定醫師
前馬偕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高慧明 女醫師(副院長)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專科醫師
中華民國中醫師檢覈考試及格
中華民國婦女尿失禁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周產期醫學會會員
中華民國超音波醫學會會員
衛生署優生保健指定醫師
前新光醫院婦產科主治醫師

從昏睡中甦醒 ~ 癌細胞轉移至腦併發大腦皮質退化

(2021-05-13/健康醫療網/編輯部整理)
門診裡常常有因腦部受損或退化造成肢體活動障礙的病患,他們很多都曾在其他醫療機構治療或復健過,經過了漫長時間,療效大多不彰(圖片攝自網路)

這是一個相當罕見的病例,一位年約60歲的男性病患,約一年半前因為淋巴癌轉移至腦部,接受腦部放射線治療,卻造成大腦皮質退化,後來又接受幹細胞移植,過程中又發生腦部缺氧。據病患家屬描述,病患一直處於嗜睡的狀態,搖醒他會有些許反應,絕大部分時間都是在昏睡,因為對外界無法有適度的反應,雖然有作復健,但是復健師都是消極性的安排少數幾堂課,家屬仍不放棄,私下有僱請其他復健師到家裡為病患復健,但是病情仍不見起色。

初診是由病患的太太與一位看護推輪椅來我的針灸門診,病患一直在沉睡中,搖他會醒,稍可按照指令做一些簡單的動作,左手無力抬高,左腿無法移動,還好家屬一直有請復健師為其復健,四肢並無萎縮現象;與病患對談,病患幾乎沒有回應,不免懷疑大腦的語言中樞是否有受損。因為無法正常進食與排便,有插鼻胃管與包尿布。因為病程較久,病患的太太不敢期待過高,只希望病患能夠自己表達要上廁所就行了。腦部受損的病人,3 ~ 6個月之內若能夠接受針灸治療,復原的速度與程度通常比較樂觀,但是病程過久的病患不見得完全沒有希望,對於這位病患的治療,我自然心裡有數,當下就安慰其妻不要太悲觀,靜觀其變就行了。

治療上我主要以頭皮針做強刺激,輔以耳針,家屬也相當配合,安排一周3 ~ 4次的針灸治療。第二次治療後,病患喝水已經不會嗆到了;第三次治療後,病患精神有明顯轉好,不再整天沉睡,左手臂能夠輕易抬高過肩,手指握拳較有力;第六次治療後,病患能夠言語對談,甚至主動詢問何時可以拔針,此時左腿可以短暫站立;第十次治療後,家屬說病患回醫院複診時竟然能夠發問哪裡有男生廁所,他要尿尿。治療至此,初步已達到當初家屬的期望,靜觀病患在治療過程持續的在復原,可感受到家屬無比的欣慰,其實後面還有好長一段路要走,這只不過是好的開始而已。

在我的針灸門診裡常常有因腦部受損或退化造成肢體活動障礙的病患,他們很多都曾在其他醫療機構治療或復健過,經過了漫長時間,療效大多不彰,一問之下發現很多醫師都只是針對肢體障礙做治療再搭配藥物,對肢體的刺激或多或少可以幫助腦部的活動,但是病發的原始點是在腦部,直接去刺激腦部才能夠在短時間內看到身體受損的機能明顯的恢復。大腦可以說是人體的總司令,人的意識、感官、肢體的運動與內臟的運作都是大腦在發號施令,因此我在治療所有內科疾病時均會使用頭皮針再搭配耳針,通常都能夠快速地見到療效,有時候也會因症狀輕重採用眼針、腹針、颊針與體針。常常有人問我針灸的病人頭上都插著針是否他們都是相同的疾病,乍看之下都是頭皮針與耳針,但是細看之後差別甚大,即使相同的疾病甚至是相同的症狀,針法也不盡相同,箇中自有其奧妙,畢竟每個人的體質是不可能完全一樣的… (圖片攝自網路)

聯絡方式

Copyright © 2016 Healthnews. All Rights Reserved